收藏本页 | B2B | 免费注册商铺推广我的商品
99

雅途印刷

纸品印刷 名片|宣传单|画册|杂志|产品手册|海报|折页|说明书|...

企业新闻
信阳一医务工作者家门外摆饭桌每天仅回家吃一顿午饭
发布时间:2022-04-20        

  新京报讯(记者 王瑞文 实习生 郭懿萌)因害怕将新冠病毒传染给家人,河南信阳市潢川县人民医院医务科副科长杜享在家门外摆起了小饭桌。目前相关视频引发关注,已获赞800余万。

  杜享的妻子孙玲介绍,从大年初一起,杜享便去住了宾馆。孙玲提供给新京报记者多段视频显示,杜享坐在家门外的小凳子上,其面前是一个用木板搭在空煤气罐上做成的简易桌子。桌子上放着一包纸巾、一包火腿肠、一双筷子。孙玲说,杜享平时早晚都来不及回家吃饭,只在中午回家吃饭,但也仅有10分钟。今日(1月30日)中午,杜享在家门口吃完午饭后,前往县里的新冠肺炎病区。

  据信阳市委宣传部消息,截至1月29日24时,信阳市累计报告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确诊病例42例。其中,潢川县有4名患者,确诊前均就诊于潢川县人民医院。

  杜享在家门外吃饭的简易小饭桌,用煤气罐和几块木板搭成。桌上有纸巾、筷子、火腿肠。 受访者供图

  孙玲:大年初二中午他就不进门了。家里没有多余的桌子,刚好门口放了一个用完的煤气罐,搭上个板子就成了个小饭桌。

  对面的住户早就搬走了,他那天上楼前给我打电话说,你把饭端出去,然后就回屋里去。家里有一次性饭盒,但没有一次性筷子。他吃一次饭扔一双筷子,现在家里都快没筷子了。他早晨是不吃饭的,晚上工作结束晚,多数时间也没地方吃饭,忙得很,就连中午吃饭的时候也在不断地接电话。

  孙玲:中午我在家里,他在家外,我俩隔着几米一起吃饭,主要聊一聊晚上几点睡的、忙不忙、孩子怎么样了。

  孙玲:他每天就午饭时候回家,吃10分钟左右就离开了。为了不传染给家人,他和其他医生大年初一就开始住在宾馆了。因为疫情,很多宾馆都关门了,前天晚上,他把宾馆的房间让给了其他医生,自己开车在大街上找了一个多小时才找到另一家宾馆。我和他说,要是找不到就回家,可以住另外一个屋子,但他坚决不回来。

  孙玲:大年初二那天,他回家吃午饭时,我偷拍了几张照片,他走后我就哭了。我觉得他挺不容易的,没休息好也没吃好,而且他有遗传性高血压,那天中午还说头晕,自己量了一下血压,快150mmHg了。

  现在是非常时期,我每天在家给他做饭,等着他回来吃饭就很幸福了。他也不是医院最辛苦的人,感染科的医生才是最不容易的。

  孙玲:他过年没有放假,从腊月二十八开始,每天都在加班。大年三十晚上9点多他才回来吃饭。他负责所有临床工作的协调,包括协调科室、会诊等。

  年夜饭时,他一直在说物资紧缺、医护人员辛苦的事情。当时,有好几名医生主动找他诉苦,还有人在电话里哭了,他只好一个一个地进行安慰。

  孙玲:医务工作者真的是拿命在工作,能为他们做些事情,会缓解我的焦虑和担心。我们县城里有30多个商家组成了一个同城联盟,我的公司也在其中。听说疫情后,联盟中的十几个商家一起买了2万个N95口罩,原本准备捐给红十字会,但我听杜享说医院就剩几十个N95口罩了,就强烈建议把第一批4000个N95口罩直接捐给医院。

  1月26日,我们和医院沟通后,把这些物资捐给了潢川县人民医院。后来联盟又发动了三次现金捐款,捐给了红十字会。

  孙玲:腊月二十八,他中午没回来吃饭,在医院忙到了半夜还没回来。7岁的女儿突然哭起来,问我这个病什么时候能好,爸爸什么时候能回来。

  我给杜享发了个微信,“你一定要保护好自己,孩子在家里哭了。”后来孩子看到后,用我手机也给他发了一条消息,“我爱你爸爸。”腊月二十九,我把孩子送到父母家隔离起来了。他让我跟孩子一起,但过年把他一个人扔在家里不好,即使只是简单地陪伴也好。后来我发现没走是对的,至少我心里能过得去。

  孙玲:今天上午他给我打电话,让我把衣服提前收拾好。午饭后,他在屋外把上衣和裤子换了,让我用84消毒液把换下来的衣服好好浸泡,几件内衣他带回医院去换。过年买的新衣服,他这才穿上,还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回来。我给他带了几包泡面、一袋饼干,还有信阳人喜欢喝的茶叶,我想让他多喝点水。

  中午离开家后,杜享去了县里为这次疫情专门协调的病区,医生和病人都会被隔离在这里,之后他们基本上不会回家了。